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- 单 县
一里三台
作者:佚名   点击数:4084

    琴台 单县城东南,护城堤里,一泓碧水,拖兰泻翠。微波涟滟;一座高台,前枕大堤,后拖绿水,拔地而起,突兀耸峙。巍峨的“湖西革命烈士纪念塔”雄踞台上,这高台就是著名的古迹琴台,又称半月台、子贱台和单父台。
        春秋时,孔子高才弟子宓子贱做单父宰期间,任贤用能,爱民如子,为政三年,单父大治。单父城有一高埠,政暇宓子贱经常登台抚琴,继任县宰巫马施,披星戴月,事必亲躬,也很有政绩,宓巫治单传为历史佳话。为了纪念宓巫,后人在宓子贱弹琴处筑起高台。唐玄宗时,大诗人李白的朋友、县尉陶沔修建加高了台址并在上面盖起二贤祠,奉祀宓巫二贤。唐天宝年间,李白多次游历单县。唐以后,琴台和二贤祠多次修葺。1698年,知店金天定在此置“鸣琴书院”,并改建月台前堂三间,榜曰“琴台”;重建大门三间,榜曰“鸣琴书院”。庭中碑石林立,匾额高悬,古书满橱,字画琳琅,汉柏参天黛,唐愧卧门前。后又添设了东西考棚。
        自宓巫以来,琴台成为文人骚客、士子名流登临咏怀的胜地。李白多次登临。744年,李白、杜甫、高适同游单父,共登琴台,吟咏唱和,留下了灿烂诗篇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的《登陶少府半月台》一诗写道:“陶公有逸兴,不与常人俱。筑台像半月,迥向高城隅。置酒望白云,商飙起寒梧。秋山入远海,桑植罗平芜。水色绿且明,令人思镜湖。终当过江去,爱此暂踟蹰”。虽然已是深秋季节,但台上的桑柘、寒梧、白云、绿水和远处的秋山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,吸引着要到江南去游历的诗人,“爱此暂踟蹰”,李白登临琴台、吟咏单父和琴台的诗保留下来的还有七首。
        高适长期居住单父,吟咏琴台的诗就有八首。《甲申岁登子贱台》其一云:“宓子昔为政,鸣琴登此台。琴和人亦贤,千载称其才,临眺忽凄怆,人琴安在哉。悠悠此天怀,空有颂声来”。
        杜甫的《昔游》一诗则描绘了李、高、杜登琴台的详细情景。诗中写道:“昔者与高李,晚登单父台。寒芜际碣石,万里风云来。桑柘叶如雨,飞藿去徘徊。清霜大泽冻。禽兽有余哀”。他们触景生情,思绪翻飞,抒怀论政:玄宗好大喜功,边将为博得皇帝的欢心,在边疆穷兵黩武,驱使士兵打仗。“猛士思灭寇,将帅望三台。君王无所惜,驾驭英雄才。幽燕盛用武,供给亦劳哉!吴门转粟帛,凌海泛蓬莱”。由于北方连年战争,陆路难行,大批物资不得不绕道千里海运,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徭役和负担。皇帝及王公大臣不理朝政,骄奢淫逸:“肉食三十万,猎射起黄埃”。谈到这些,诗人忧国忧民,潸然泪下。“赋诗独流涕,乱世思贤才”。更思念宓巫那样的良吏贤臣来治理国家。
        继李、杜之后,登台怀古、会文赋诗的就更多了。唐宋以来,吟琴台的诗文浩如烟海,不可胜数,仅佳作即达几百篇。一部分刻在琴台山门西边石壁上,如元人陈奉仪的《登琴台》:“子贱静以治,巫马勤乃平。贤哉杨与马,异迹同忠贞••••••”无名氏的《琴台夜月》:“高高城上台,皎皎空中月,台空中正明,莹若冰壶洁,宰邑宓子贱,事简人和悦。瑶琴时复弹,阳春飘白雪,悠悠千载间,蟾光共清澈”。描绘了古琴台雄健的风姿、优美的景色,歌颂了宓巫二贤的政绩和高风亮节的情操。
        抗战胜利后,湖西专署在琴台修建了“湖西区抗战烈士纪念塔”,又相继在台东台南修建了烈士陵园。旧时的单县八景,此处就占了四景,“琴台夜月”、“涞河归帆”、“仙桥流水”和“吕氏仙井”。
“欲观青帝三春景,因上陶公半月台”。琴台及其周围,春来绿柳垂丝,翠鸟啁啾;入夏松涛桐伞,凉风习习,水波荡漾,银鳞兢跃;清秋,竹菊傲霜,黄叶簌簌;冬至,苍松斗雪,长堤莽莽。已成为人们游览休息的风景区。
        晒仙台  位于琴台东侧百余米大堤上。单县广为传说:明代吕洞宾来到单县城堤一高埠上,但见绿草芊芊,野花遍地,遂在堤上头枕二瓶,仰卧闭目养神。忽一名叫陈勖的少年下学经过,见一人头枕二瓶,瓶口相对,灵机一动,心想,两口相对不就是个“吕”字吗?就脱口说道:“你这个老吕,为何睡在这里?”吕洞宾睁眼上下一打量陈勖,说道:“好你个侍郎羔子!”说罢,腾云而去。后陈勖得中进士,由太仆寺卿升任户部侍郎。人们就把传说中的吕仙休息处称作晒仙台。据说清末,吕仙的睡迹还依稀可辨。而今,在琴台东侧松柏森森的长堤上,在苍翠的树荫掩映下,有一峥嵘的巨石,上面镌刻“晒仙台遗址”五字,常引游人到此驻足观看,后贤赋诗一首:“仙人也难出世外,放浪形骸卧高台。黄毛小儿瞒不住,机巧尽从口中来”。
        天台  位于护城河堤东南角上,三面环水,突兀耸峙,绿草铺地,松柏围绕,1979年在上面修建了湖西革命烈士纪念堂。据民国本《单县志》载:天台……不知始于何时,上有天台庙,正殿为通明天宫,阶崇九级,堂广九筵(九领大竹席),初修于清康熙五十五年。前为升仙桥,再前有苗圃30亩。西为望月楼、听琴室。历代文人墨客多登台赋诗,如清王以均的《重阳后五日再游天台》:“不尽登临兴,天台两度经。菊花余晚径,槐叶散中庭。涞水环堤碧,栖霞隔户青。我来非送酒,所恃在忘形”。

上一篇 】 【 下一篇

 相关信息
无相关信息

最新信息

关于我们联系方式广告服务资费查询意见反馈

免责声明  版权所有 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菏泽市分公司 菏泽信息港
鲁ICP备05020713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A2.B1.B2-20050001 国新网许可证:3712006006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[2003]0068号 广告业务:0530-5901020 5902010
欢迎广大用户投诉举报淫秽色情信息, 举报电话为10010
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